健身卡有了7天“后悔药” 退费无门将从源头规范

  办卡容易退卡难——这是过去几年,中国健身行业的一个常态。如今,这种频遭诟病的尴尬局面终于将得到改善。

  在上海,“退费无门”的现象将从源头上得到法律的规范。

  12月28日,《上海市体育健身行业会员服务合同示范文本(2021版)》(以下简称《会员服务合同》)在上海正式发布,将于2021年1月1日起在上海推广使用。

  首批15个上海市健身品牌的400多家门店率先承诺履行和使用这份《会员服务合同》,而在这份合同文本中,就明确了此前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的“七天冷静期”等细节。

  从退卡的“七天冷静期”到消费者承担违约责任的退费方案,再到因病、因伤残的合同解除条款,相关部门为健身消费者们提供了一份“后悔药”。那么,这个“后悔药”能否为中国的健身行业营造出一个积极向上的市场环境?

  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许琦,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二级巡视员、上海市消保委副主任兼秘书长陶爱莲,上海市健身健美协会会长、一兆韦德健身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宇晴共同发布《上海市体育健身行业会员服务合同示范文本》。

  不只“七天冷静期”一个亮点

  事实上,就在一个多月前的11月初,在上海市消保委联合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市场监管局、上海市健身健美协会提出“七天冷静期退费”条款的征集意见稿之前,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也提出了“冷静期”的概念,并且已经在各大健身房推广。

  一个月后,上海正式发布了《会员服务合同》,成为全国首个由行业部门、行业协会联合市场监管、消保委制定的健身行业会员服务合同示范文本。

  在这份合同示范文本中,明确描述了退费“冷静期”的细则:消费者自签署本合同的次日起,有7天冷静期。冷静期期间,在为开卡使用会员服务的情况下,消费者可以要求单方面解除本合同。

  换句话说,这个“冷静期”的退费也是有前提条件的,并非任何情况都可以申请退款——根据规定,一旦开卡入场使用将直接起算会籍期限,即使仍在七日内,都不再适用于冷静期退费条款。

  “之所以在合同文本中明确了‘七天冷静期’,就是想从源头上处理退卡退费的问题,一方面希望消费者在签合同之前理性思考,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发挥部门的指导,对于没有履行好合同的健身企业进行监督。”

  上海市体育局规划产业处(法规处)处长余诗平。

  上海市体育局规划产业处(法规处)处长余诗平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了指定《会员服务合同》的大背景——根据专业机构对健身行业的调查,2019年,光是上海就有泛健身门店8227家,而在去年一整年里,上海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受理的健身行业预付费类消费投诉就有15690件,涉及经营者达到1196家,占了上海所有健身门店接近15%。

  “健身行业投诉在所有投诉里占据前三名,而其中最大的投诉类型就是退费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份《会员服务合同》中,关于退费问题的条款,其实不只有“七天冷静期”这一项。

  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卫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关于解除权条款以及违约方解除权,这是我们以前合同法上没有的,而如今在这分合同文本上都有体现,也是对健身企业和消费者的共同保障。”

  卫星所提到的解除权,其实就是如果消费者已经使用了健身卡,不在“七天冷静期”的范围之内,他们依旧可以根据个人原因申请解除合同,不过他们需要和健身企业协商退费方案,承担违约责任。

  此外,如果消费者因病(重大疾病)、因伤残等在会员卡有效会籍市场内不适合继续进行体育健身,也可以申请解除合同,健身房根据消费者的实际使用情况,按照余额计算公式,退还预付费余额。

  按照卫星的说法,“在这份合同里,这两项的制定和增加,它们的重要性不亚于‘七天冷静期’。”

  重营销轻服务,健身房必须改变了

  其实,健身卡作为预付卡的一种,这么多年来,它代表着健身行业整体以“销售导向”为核心的运营思路。然而,由于不少中小型健身房或者健身工作室的“稳定性”较差,加上部分健身房对于“服务导向”的忽视,以至于健身卡成了市场主体和消费者之间最大的矛盾点。

  “健身行业这么多年依旧难以做大,我觉得这和很多商家的运营模式和思路有很大关系。而《会员服务合同》的发布,可以让健身企业改变思路。如果再是以前那种重营销轻服务的模式,那未来的健身房可能就难以坚持下去了。”

  这是中田健身董事长朱兴亮的真实想法。在这场发布会上,他和上海市的其他14家健身品牌一起成为首批承诺履行和使用《会员服务合同》的健身企业。

  有意思的是,一年前,中田健身就已经提出了“七天无理由退款”的服务方案,相比于如今的“七天冷静期”,中田健身的要求对自身更加苛刻,即便消费者开卡使用了6天,如果不满意,依旧可以全额退款。

  “我们的退款比率其实不算很高,但是每个月差不多退课费还是有80万元左右,‘七天无理由退卡’的退费差不多是一个月20万左右,所以差不多每个月有100万左右的退费。”

  朱兴亮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对于经营模式成熟的健身房来说,像这样的“七天冷静期”甚至是“七天无理由退款”并不会伤害到健身房的运营,反而是规范了整个健身行业。

  “我们很认可和支持这样的条款,而且我觉得应该更早就退出,这会让未来的健身行业更注重服务、注重诚信。前期看似可能会割肉,也会有一段比较困难的时期,但是长远来看,对于整个行业是一种提高。”

  办卡容易退卡难?冷静期将为冲动“降温”。

  私教课程有待进一步规范

  不过,对于像中田健身这样更倾向于私教课程的健身企业来说,如今这份《会员服务合同》并没有完全涵盖到他们的课程内容,因为在合同文本最开始的“重要说明”里,第一条就明确写道:“不包含私教等课程类产品”。

  为何如今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的私教课不能得到《会员服务合同》的保障?

  “私教课程的服务领域和健身房是完全不同的,如今这份《会员服务合同》还是针对那些供消费者购买已开业的健身休闲活动场所会籍类的产品。”卫星律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个合同不能承担那么多内容,私教培训更接近培训类,它有另一套法规体系。”

  一位上海市体育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上海市教育部门已经在针对培训类的课程作出规范,未来上海市体育局可能参照教育部门的这些规范,再对私教课程做出一些相应的规范条例。”

  的确,“私教课程”规范的这一步或许也不会太久——“七天冷静期”的出台已引发了社会的巨大关注和讨论,根据上海市体育局的数据,“七天冷静期”的话题一度进入微博热搜榜前十,吸引2.5万名网友参与,超过92%的网友赞成。

  “这是一个新的开端。”余诗平处长对于《会员服务合同》进一步规范健身行业充满信心和期待,但同时他也明白,这样的一份合同文本还不足以规范整个行业。

  “我们如今也是在探索中进行摸索,我们会密切跟进,做出引导,到真正让整个市场规范,还需要市场主体和消费者共同磨合。”

posted @ 21-04-20 03:51 admin  阅读:
双彩网平台,双彩网官网,双彩网网址,双彩网下载,双彩网app,双彩网开户,双彩网投注,双彩网购彩,双彩网注册,双彩网登录,双彩网邀请码,双彩网技巧,双彩网手机版,双彩网靠谱吗,双彩网走势图,双彩网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双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